雅雨书屋闲话水浒之七十七:白胜在黄泥冈担的是什么酒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9日

  闲话水浒之七十七:白胜在黄泥冈担的是什么酒?

  智取生辰纲的环节,就是白胜的一桶好酒。这桶酒里加了,这是没有问题的。可它是烧酒仍是米酒,却令人迷惑。

  南宋 鎏金压花银杯 南京市博物馆 乐艺会材料

  当白胜唱着“赤日炎炎似火烧”的小曲儿走上冈子上来时,又热又渴的军汉们赶忙问他:“你桶里是什么工具?”白胜应道:“是白酒。”众军汉本来要凑钱买酒,因杨志禁止而作罢。

  可等他们见七个贩枣客人喝了没过后,“心内痒起来,都待要吃,数中一个看着老都管道:‘老爷爷与我们说一声,那卖枣子的客人买他一桶吃了,我们胡乱也买他一桶吃,润一润喉也好。其实热渴了,没何如,这冈子上又没讨水吃处,老爷便利。’”

  北宋建窑黑釉盏 上海博物馆 乐艺会材料

  这里的问题是,既然是“白酒”,怎样能用来解渴解热呢?而既然能解渴解热,那就不应当是今天的烧酒。也就是说,其时“白酒”的意义,指的并不是蒸溜而成的烧酒,而是榨制而成的米酒的一种。

  民国“八景酒家”镀银酒杯 广东省博物馆 乐艺会材料

  翻翻《水浒传》,能够发觉书中所写的酒,虽然表述名称纷歧样,但现实上都是指米酒。《水浒传》第四回写五台山下的一家小酒店时的诗句说:“破瓮榨成黄米酒,柴门挑出布青帘。”这里明白说出是米酒。

  惠山古镇一角 乐艺会材料

  第六十五回写张顺在扬子江脱险后的情景,“张顺爬上岸,水渌渌地,转入林子里看时,倒是一个村酒店,三更里起来榨酒,破壁缝里透出灯光”。我们晓得,用榨制方式酿出的酒是米酒,而烧酒的酿造方式是蒸溜。

  磁州窑刻花梅瓶 河北省博物馆 乐艺会材料

  因为榨制的前提、手艺分歧,所以同是米酒,清浊程度和质量好坏并纷歧样,这就是其时“白酒”、“清酒”、“浑酒”、“老酒”、“水酒”的区别。农人本人家里土法榨制的酒手艺前提较差,比力混浊,所以叫“浑酒”、“浊酒”。范仲淹说的“浊酒一杯家万里”,陆游诗云“莫笑农家腊酒浑”,《三国演义》开篇词:“浊酒一壶喜相逢。”说的都是农家便宜的浊酒。

  而特地酒肆或官制的酒则比力纯洁,所以称为“白酒”,或“清酒”。《水浒传》第五回写鲁智深对刘太公说:“洒家不忌荤酒,遮莫什么浑洁白酒,都不挑撰!”第十二回王伦说:“请到盗窟吃三杯水酒。”书中还有“村醪浊酒”、“茅柴白酒”、“水白酒”等等,都暗示米酒的档次不同。所以白胜说的“白酒”,是指用榨制方式变成的比力清醇的米酒,目标是吸引军汉,勾起他们的馋虫。

  本文曾经获得雅雨书屋公家微信号授权乐艺会平台发布

  简介:分享人文缔造,鞭策艺术糊口融合

(编辑:admin)
http://goalfusion.com/hng/5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