哭歌作伴 走进北碚东阳哭歌最后的传承人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28日

  刘支友坐在她的雕花大床上,对面桌子上有一台老式电视机。

  刘支友日常平凡吃的菜,就从这片自种的菜地里来。

  刘支友有时坐在院坝里,朝着大山哼唱哭歌。

  刘支友在晾晒红苕粉

  到菜地的坡太陡,刘支友已经在这里摔倒两次。

  东阳哭歌最初的传人刘支友

  公路下面的老式瓦房里,传出苍老、轻微的歌声。初冬的阴天,乌云在屋后的山上越积越厚,随时预备倾泻而下。歌声低落,有说有唱,如歌如泣。一曲北碚东阳哭歌,刘支友在唱,现在也只要她会唱。

  刘支友,东阳哭歌最初的传人。本月13日,我们走进了她的世界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 刘涛 任君 通信员 蔡雨耘 吴莎莎 摄影报道

  刘支友,79岁,东阳哭歌民间艺术独一传承人。她唱了足足70年,比她住的房子还老。

  从北碚东阳街道不断往合川标的目的走,十多分钟车程就到了黄泥嘴村。顺一条很陡的岔路走到底,是刘支友的家。

  屋侧几块菜地,翠绿的冬寒菜、白菜、莴笋,让人感应清爽。两只黄狗跑上来,此中一只戴了一个小铁笼子,刚好把嘴罩住,对着我们叫起来还不依不饶的。刘支友的儿子、58岁的明道洪,在院坝的铁门前招待我们。

  走进铁门,一个不怎样清洁的水泥坝子,几个大缸子占去不少处所,一家人在做红苕粉。

  刘支友在正屋,穿一件大红裤子,白色高领毛衣,灰白的头发用三个夹子固定着,坐在靠门的塑料圆凳上。站起来驱逐我们,看上去矮小、消瘦、苍老,颤悠悠的,我们生怕她摔倒。

  刘支友听力一般,措辞吐字清晰。她说,本人没读过书,认不到字,但能完整唱好几十首歌。有的文句复杂,要唱十多分钟,大部门三四分钟;还有的只能唱几句,已经张口就来的唱词,在岁月的冲刷下,慢慢剩下只言片语。

  她说,没牙齿了,唱欠好了。我们这才留意到,她的嘴松松塌塌的。

  她又说,老四走了,表情欠好,没心思唱。本来,本年重阳节,刘支友的四女儿生病归天了。

  她俄然提大声音说,此刻本人病也多,高血压、冠心病,不久前还查抄出肺气肿,唱歌也没过去好听了。

  刘支友的儿子在一旁说:“唱吧,慢慢唱。”

  刘支友又坐回到那张圆凳子上,说起小时候的事,语速飞快:“我妈是广安人,叫沈文玉”,“很小就没了妈,婆婆把我带大”,“我17岁成婚,10块钱安了个家,买一对猪,一口锅”……

  四周恬静了。那狗之前还叫个不断,此刻无声无息,躺在刘支友的脚边,和顺得大气也不出;一声鸡叫也没有,只是远处树枝上,仿佛有低声啾啾的小鸟。

  刘支友细声细语,不紧不慢地说着:“我小时候跟我妈和外婆学唱哭嫁歌,哪家人要嫁闺女,不管关系亲不亲,近不近,我城市跑到对方家里,听新娘唱哭歌,听得多了,就慢慢会了。”

  刘支友越讲越慢,声音越来越沉郁,几十年前的糊口仿佛又回来了嫁必哭,哭爹娘、哭哥嫂、哭姐妹、哭叔伯、哭陪客……以歌代哭,以哭伴歌,哭父母长辈的养育之恩,哭哥嫂弟妹的记挂之情,哭将来不安的重生活。“不哭,要被人冷笑,被父母打。”

  说着说着,刘支友很轻声、很恍惚地哼唱起来:

  天上明灯照宫明

  爹妈催我出房门

  亏得爹娘硬得心

  何如把儿留余生

  今早我妈下牙床

  脚踩我妈红榻被

  手拉我妈心肠边

  不留女儿把情诉

  一曲二呼海棠开

  海棠开花花又红

  本年我妈将分歧

  这是一首哭嫁歌。

  低落的曲调回荡在室内,飘到沉寂的院坝,向屋后的山顶飘去,似乎还能翻到山何处,到很远的处所去。

  东阳哭嫁,长的可哭一个多月,少则三五天。过礼至结亲前,出嫁的姑娘坐在床上,放下蚊帐,手帕捂脸哭嫁,先哭父母、亲戚,之后哭过礼、哭上梳、哭添箱、哭谢客、哭辞祖、哭离娘、哭上轿。哭上轿最悲,是哭嫁的飞腾,呼天抢地嚎哭。

  刘支友不晓得什么时候有了东阳哭歌,也不晓得源于何处,她在哭歌中出生、长大。她说:“良多年没有正儿八经唱了,歌本全没了,花轿、唢呐、花鼓也没了。”

  2008年,东阳哭歌被列入北碚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刘支友和其时84岁的罗代碧一路被北碚区认定为东阳哭歌民间艺术传承人。

  东阳哭歌,以哭定名,但并非都是哭,嬉笑怒骂皆有,婚嫁、贡献公婆、长辈归天时可唱,生儿育女、拜新年、收礼品、祝华诞时也唱,哭嫁、哭丧尤常见。

  “阿谁时候,哪一天呢?搞忘了!村里有嫁女的,热热闹闹。出嫁前一天晚上,吃过花筵酒后,摆上茶点,搭起歌台,新娘与姑嫂、姊妹、耍得好的,轮番起头唱,驱逐第二天出嫁。”刘支友回忆说,这是东阳哭歌最喜庆的时辰,然后又慢慢哼唱起来

  两张桌子合拢来

  桌上织的绣花鞋

  粮食礼物拿出来

  新打铰剪玉铜钱

  歌堂好坐头轮排

  你把歌堂头排起

  从大由小唱起来

  一把金块十二双

  丢了六双留六双

  爹妈接到寿延高

  哥哥接到买田庄

  姐姐接到刷衣裳

  弟弟接到读文章

  关了轿门换了锁

  一朵乌云遮了我

  这首歌,刘支友已记不起唱了几多回,以至熟悉得能够用任何调子唱。有几句,她的嘴唇似乎底子没有动,但声音仍然清澈。

  东阳哭歌还有骂,好比骂伐柯人。据考据,这源于土家族,不知什么时候被东阳哭歌接收,好比这两首:

  “人家丈夫像条龙,我家丈夫像条虫;哪年哪月毛虫死,斑鸠跳出画眉笼。不怨爹不怨娘,光怨伐柯人坏心肠。伐柯人肉放锅煮,伐柯人骨头当柴烧,伐柯人的皮当鼓敲。”

  “哭声媒公与媒婆,一来一往费心多。千言万语是为我,其实你是想喝酒。千费心来万费心,你帮人家来说亲。过河翻山又越岭,为的使我成贱人。”

  语义夸张,感情强烈,曲调戏谑,唱起来轻松风趣。

  刘支友的卧室在楼上,二楼端头,挨着楼梯。门上了锁。

  要不是那张雕花大床,我们还认为进了一间拥堵的仓库。床出格大,雕花繁复,保留无缺,是父亲送她的嫁奁。床前是一张木桌,相距很近,上面摆了一台老式电视机,然后就是各类瓶瓶罐罐,还有一个电饭煲,里面有半夜没吃完的米饭。

  卧室两边堆了良多箱子,上面都遮了塑料口袋。

  楼下还有一间卧室,比上面那间乱。床上堆满了衣服,房间芜杂地摆着各类工具。刘支友炎天就住这里。此刻气候变冷,她就住到楼上去了,这间房子还没来得及收拾。

  刘支友清净恬澹,本人烧饭,本人打理糊口,无丝毫埋怨,唯有没了牙齿,良多工具不克不及吃。

  屋外的斜坡边,用竹栅栏隔分开的处所是刘支友的菜地。蒜苗、莲白、莴笋,绿油油的。她说,本人种的,吃起来便利些。她还挖地,播种,担粪,扯草。由于坡太陡了,她摔下来两次:“我认为本人摔死了,成果还活起,只断了两只手,不外此刻好了。”

  刘支友说,此刻糊口好,大师更不喜好哭歌了,“我啷个劝娃儿们学唱哭歌,她们都不肯学。”

  谁情愿哭呢?又有谁但愿听到哭声呢?今天的人都爱笑。刘支友的儿子也说,哭的歌仍是少唱。

  过去,刘支友差不多天天和罗代碧对歌,那是欢愉的日子,每天去找她,两人摆龙门阵,摆着摆着就唱,从早到晚,“她唱一句我唱一句,她唱上段我唱下段。”

  20年前,刘支友的老伴还在,他也唱哭歌。“我爸爸唱得好,还会几种乐器。”刘支友的儿子和大女儿都这么说。

  老伴走了,罗代碧也走了有好几年了,刘支友只要本人一小我唱。她过去不喜好一小我唱,此刻习惯了,本人唱,本人听。

  “一天唱起耍,自个儿唱起耍。”一小我在地里拔草,哼几句;躺在床上,看着黑夜,哼几句;坐在院坝晒太阳,望着远方,哼几句。“想到哪个,就唱哪个。”刘支友说,唱几句,说一段,过去的日子仿佛就在面前,过去的人仿佛也回来了。

  来岁,刘支友80岁大寿,她的儿后代儿但愿我们到时来给刘支友祝寿:“多找些人来,闹热,她也能够多唱几首。”

(编辑:admin)
http://goalfusion.com/hnz/4/